? ? ? ? ? 簡體版 | 繁體版 ? ? ? ?
? ?
?
?
首頁 機構設置 政策法規 政務公開 史志研究 史志宣傳 史志成果 阿拉寧波
?首頁
>阿拉寧波>史?;仨?/a>
阿拉寧波  
寧波市情
寧波人物
寧波之最
寧波地情圖集
革命遺址
史?;仨?/a>
鄉風民俗
?
史?;仨?  
浙海新關開關時間考
發布處室: ?發布日期:2009-02-18 ?來源:寧波史志網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對于浙海新關開關的時間,有不同的說法。從目前看,主要是兩種。
    《浙江通史》是一種說法。該書認為浙海新關設立是1894年(咸豐九年)。在“浙海新關的開設”標題下,該書介紹了浙海新關設立的情況,明確指出:“1894年寧波開埠后,對外貿易事宜仍歸原設寧波江東包家道頭的浙海鈔關辦理。由于兼顧國內貿易與對外貿易頗有不便,至1859年(咸豐九年)另設新關于江北岸,專征對外貿易之稅?!?BR>    另一種說法是1861年5月22日(咸豐十一年四月十三日)建立浙海新關。從目前的史書及資料看,持這種說法的頗多。從一定意義上說,這是一種“正統”的說法?!秾幉ㄊ兄尽?、《寧波海關志》、《近代中國海關大事記》等資料都持這一觀點?,F摘錄如下:
    《寧波市志》說:“(1861年)5月22日,江北岸浙海關(俗稱“洋關”)建成,英人費士來、華為土為稅務司,江東的海關改稱常關”。
    《寧波海關志》說:“(1861年)5月22日,清政府在寧波江北岸外灘設置稅務司,建立浙海新關,專征國際貿易稅。原浙海大關,改稱常關?!?BR>    《中國近代海關史大事記》在1861年(咸豐十一年)5月22日條中說:“5月22日,清政府在寧波江北岸外灘設立稅務司公署,浙海新關(洋關)在寧波正式成立,專征國際貿易稅。原在康熙年間建立的江東浙海關—浙海大關,改稱為浙海常關?!?BR>    以上兩種說法是否有依據,筆者認為有其一定依據,主要是民國《鄞縣通志》。但仔細分析、推敲,尤其是按照一些檔案材料對照,這些依據是站不住腳的。
    查閱有關資料,我們發現第一種說法的依據與民國《鄞縣通志》有關。民國《鄞縣通志》“榷稅”下面有一個條目,稱“寧紹臺道護理其屬有稅務司一員”。在此條目下有一個小字注釋:“道光二十二年,訂《南京條約》,寧波為五口通商之一,辟江北岸為商埠。咸豐九年,于鈔關外別設新關,以征國際貿易之稅。十一年,乃延外人為稅務司,以司征收之事?!边@里明確提出寧波的浙海新關的設立時間是咸豐九年(1859)。對于這種說法,可能與李泰國任總稅務司有關。1859年1月,李泰國內定為總管新關的總稅務司。李泰國向上海道呈送了《江海關呈送稅務條款清折》16條,提出各口參照上海的模式建立新關。但從資料看,李泰國在各口新關設立中主要是著手組織粵海新關和潮海新關兩個海關。1860年6月,由于英法聯軍進攻北京,新關的建立暫時中斷。當時李泰國就聲明暫時停止和中國海關的聯系,而且勸告其他英國人同樣辦理。其他海關的新關李泰國都沒建成,最后由赫德完成?!吨袊jP史》晚清部分就這樣認為:“李泰國開辦粵海、潮海兩新關,這是《通商章程善后條約》第十款推行的開始,也是李泰國開辦海關的結束。此后大量新關的開辦,大多由赫德承擔了?!崩钐﹪_設的海關,除原有的江海關外,只有粵海、潮海兩個新關。因此說1859年在寧波建立浙海新關是不可能的。這就明確否定了1859年設置浙海新關的說法。
    持第二種說法的依據,也主要是民國《鄞縣通志》。在浙海關“沿革”中就這樣說:“清道光二十二年,與英人締結《南京條約》,辟寧波為五口通商之一,別設海關,專征國際貿易之稅,成立于咸豐十一年?!辈⒁孕∽肿髯ⅲ骸跋特S十一年,即西歷一千八百六十一年。是年五月二十二日,由稅務司費士來及華為士與巡道張景渠設立?!蓖瑫r還說:“主管征稅者曰稅務司,以客卿任之,隸浙海關監督。初名新關,俗稱洋關,地址在江北岸海關巷?!?BR>    但仔細推敲有許多疑點,固且同一民國《鄞縣通志》,有1859年與1861年5月22日兩種說法,有其矛盾。我們以有關檔案資料為依據可以發現上述兩種說法是值得商榷的。
    其一,檔案材料對于浙海新關開關的日期有明確記載。因為《吳煦檔案選編》第6輯收錄兩份檔案,一份是《寧紹臺道張景渠至吳煦的信函》;另一份是《馬新貽奏報浙海關洋稅收支折》。張景渠致信時間為1861年1月中旬。信的內容是:“知寶順行已向江海關收回稅銀,并將免單查銷等因。查該洋行既在滬關索取已納之閣,則必以已在寧關納稅為詞。惟寧波新關十一月二十九始設,十二月初二方收洋藥稅銀?!边@里提到在寧波的浙海新關始設的時間是十一月二十九日,雖然沒有提出咸豐十年,按推算應該是咸豐十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即公歷1861年1月9日。張景渠為寧紹臺道兼首任護理浙海關關監,對于這樣一個掌管寧波全面工作及主持海關征稅的張景渠來說,對于浙海新關開關時間是絕對不會說錯的,而致吳煦的函又是1861年1月中旬,即與寧波新關設立僅隔10天左右時間,其真實性是絕對可信的。
    時隔5年半后,即1866年7月7日,馬新貽《奏報浙海關洋稅收支折》(抄件)中,更是明確提出在寧波設立浙海新關的時間是1861年1月9日(咸豐十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他在奏報中說:“茲據護海關寧紹臺道史致諤詳稱:寧波口第一期內,并無征收洋稅,緣新關系于咸豐十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設立,起征洋稅稅課”。馬新貽在“分繕清單”中再次提到:“查浙海新關于咸豐十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設立,啟征洋稅,核計已在第二結期內”,這里的證據很可靠。史致諤是繼張景渠后的清寧紹臺道,且護浙海關。對于這樣一個掌握寧波軍政、海關大權的大員、要員,他所指出的浙海新關設立的時間與他的前任張景渠一模一樣。前后5年,兩任寧紹臺道和浙海新關監督都認為浙海新關設立的時間是1861年1月9日(咸豐十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這應該說是確證的。
    其二,征收洋稅(夷稅)的時間表明浙海新關設立時間只能是1861年1月9日(咸豐十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對于清代的鈔關說,一般只能收國內稅,不能征收國際貿易稅(洋稅、夷稅),夷稅只能由新關征收。1859年4月13日,王有齡致吳煦函中已經指出:“查江海關征收稅銀,大關系收商稅,新關系收夷稅。凡由海關進貨物,華商則在大關,即老關完稅,夷商在新關交納”?!秴庆惴A陳洋稅收捐辦法(底稿)》中指出:“遵照江海大關向設新舊兩關,新關專收洋稅,舊關專收商稅”。江蘇巡撫薛煥的奏折中也說:“查上海所設江海關,向分新舊兩關,舊關專征華稅,新關專收洋稅?,F值開辦新章,洋藥進口稅,系由洋商向新關投納”。浙海關參照江海關的模式,常關收國內稅,國際稅則由新關征收。
    按照這樣征稅的原則,我們可以看到1861年1月9日(咸豐十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前,寧波是不征夷稅的,國際稅由上海的江海關征收。只是到了1861年1月12日(咸豐十年十二月初二日),浙海新關開始征收國際稅。夷稅征收每年分4個結期,每期3個月。第1期自1860年10月1日(咸豐十年八月十七日)起,至1860年12月31日(咸豐十年十一月二十日)止。由于浙海新關在1861年1月9日始設,故在第1結期內沒有征收夷稅,只是到了第2結期內在開始征收國際稅,張景渠致吳煦函中指出了這一點。信函中說:“惟寧波新關于十一月二十九始設,十二月初二方收洋藥稅銀。而恒順持寶順行免單,系十一月初六日事,新關未設,老關不征收夷稅,伊持免單赴洋藥局免捐,經局中以款目不同,未允所請?!?BR>    這里很明確指出,寧波的浙海新關在1861年1月9日在設立,1月12日征收夷稅,而寶順行免單系1860年12月17日(十一月初六日),當時新關還沒有設立,而老關是不征洋稅的,則寶順行的免單在寧波不能接收。1861年1月19日(十二年初九日),王有齡給吳煦信函中也提到:“聞近來外國商船來寧波貿易者,其進口稅銀均在上海預行完納,由江海關綜發免單,是以浙海關并未收過夷稅?!薄艾F當新章甫經開辦之時,惟有各歸各口,各征各稅,不必互相代收”。馬新貽的奏報中亦說:“寧波口第一結期內,并無征收洋稅,緣新關于咸豐十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設立,起征洋稅,稅課已在第二結期內,是以第一結期無稅征收”。按此原則,浙海新關第一結期是1860年10月1日到1860年12月31日。但這一結期內,浙海新關還沒有設立,不能征收洋稅,到1月9日新關成立后,浙海新關才征夷稅,而這個時候,恰恰是第二個結期,即1861年1月1日至1861年4月30日。為此,馬新貽在他的奏報中說:“起征洋稅,已在第二結期內”。從征收洋稅的時間看,浙海新關在“第二結期內”,只能在4月以前,新關設立的時間不可能在1861年5月22日。
    至于民國《鄞縣通志》為什么要提出1861年5月22日開設新關?這個問題還有待我們繼續研究。

(原載《寧波史志工作簡訊》第44期)

【返回首頁】 【關閉】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版權所有:中國寧波史志網 浙ICP備12024291號-1
主辦單位:中共寧波市委黨史研究室 寧波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技術支持:寧波市中經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建議使用IE7.0以上瀏覽器 最佳分辨率:1024*768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洲影院天堂中文av色,国产啪亚洲国产精品无码,国产精品毛片完整版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