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簡體版 | 繁體版 ? ? ? ?
? ?
?
?
首頁 機構設置 政策法規 政務公開 史志研究 史志宣傳 史志成果 阿拉寧波
?首頁
>史志宣傳>重大紀念活動>紀念寧波解放60周年專題
重大紀念活動  
寧波市地方志工作推進會
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紀念中共寧波地方組織建立90周年專題
紀念鄧小平同志誕辰110周年
《中國共產黨寧波歷史》第二卷首發式
新中國成立65周年暨首個國家烈士紀念日
紀念寧波解放60周年專題
紀念抗戰勝利65周念專題
慶祝建黨90周年專題
紀念浙東抗日根據地創建暨浙東區黨委成立70周年專題
“不能忘卻的記憶——浙東革命精神”學術研討會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專題
紀念張人亞同志誕辰120周年
?
紀念寧波解放60周年專題  
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 紅色記憶——在軍管會工作的光榮歲月
發布處室: ?發布日期:2009-05-27 ?來源:寧波史志網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軍管會臂章

口述人:方  平

    寧波市檔案館保存著一枚寧波剛解放時的市軍管會臂章,上面寫著“華東寧波市軍管會”幾個大字,編號為0264,那是我幾年前捐給市檔案館收藏的??吹竭@枚臂章,我就會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段在軍管會工業部(職工部)工作的光榮歲月。

  1949年5月,我年僅17歲,是中共鄞慈縣工委的民運干部。當時全國解放在即,為了給接管城市做好準備,四明工委舉辦了“城市工作學習班”,學習“城市政策”、“約法八章”、“工商政策”、“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等,我也參加了。面對敵人的封鎖與“清剿”,大家晝伏夜行,在艱苦的流動環境中邊工作邊學習,懷著緊張又喜悅的心情,盼著寧波早日解放。

  當年5月23日,鄞慈縣工委、辦事處干部和縣中隊的戰士二三十人下山來到鄞西石塘村集合,24日清晨與南下的解放軍會師,因寧波尚未解放在望春橋附近住了一天,第二天隨大軍進入寧波城。5月26日上午我被分配在寧波市軍管會工業部(職工部)擔任文書,協助王中部長做些文字工作,有時還為南下干部向職工群眾講話時作寧波話翻譯。

  當時百廢待興,軍管會的工作緊張而繁忙。我們職工部的同志要負責接管工廠、組織發動企業職工籌建工會等方面的工作。剛開始工作不久,我曾被派到軍代表駐恒豐布廠工作隊,參與接管工廠。由于當時剛剛解放,社會形勢尚不穩定,治安問題很多,職工部的同志也要參與維護社會秩序等各方面工作,包括處理非法銀元販子和販賣棉紗的投機倒把分子、收容妓女、處置國民黨潛伏特務等。

  當時舟山還沒有解放,敵機經常從那里飛過來轟炸,江廈街等街道全部被炸為廢墟,靈橋被炸得千瘡百孔。在我們住的獅子街的一幢大洋房樓上,解放軍駕起機關槍向敵機掃射。敵機一飛走,我們職工部的同志就飛快地沖到大街上、民房里搶救受傷的百姓。

  記憶尤為深刻的是,為了支援前線,工業部(職工部)開展慰勞品募捐活動,凡鞋子、襪子、牙刷、牙膏等前線戰士需要的物品都屬募捐物品。群眾踴躍捐獻,有的拿出自家物品,有的還特意花錢買來物品捐獻。在募捐現場,工人們打起腰鼓,扭起秧歌,唱起“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等歌曲,那個激動的場面讓我至今難忘。

  在軍管會工作的時候,我每一天都戴著軍管會的臂章,為革命不知疲倦地工作。那時,大家都是供給制,除了供應吃飯和服裝外,還發1斤豬肉、20斤大米、4兩黃煙的折價款,作為生活津貼費以解決個人買牙刷牙膏、理發等需要。1950年初,市軍管會完成其歷史使命,我來到團市委工作,擔任少年兒童部部長。

  記者手記

  寧波解放的第三天,寧波市軍事管制委員會正式成立。剛解放的寧波,地方干部奇缺,軍管會由22軍機關大部分人員、從各師團抽調的292名干部和隨軍南下的414名北方干部以及165名寧波當地干部組成,承擔起建立新秩序、安定民心、恢復生產等工作,深入工廠、學校、商業、財政和廣大市民中調查研究,為新政權的成立做積極準備。

  這是寧波市檔案館收藏的惟一一枚寧波軍管會臂章實物真品,從解放初一直保存到現在,很不容易。因為其存世較少,具有很高的歷史查考價值,同時也成為開展愛國主義教育的一個很好的實物載體。
 ?。ㄓ浾?吳向正 通訊員 胡肖林 整理)

(原載2009年5月27日《寧波日報》)

【返回首頁】 【關閉】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版權所有:中國寧波史志網 浙ICP備12024291號-1
主辦單位:中共寧波市委黨史研究室 寧波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建議使用IE7.0以上瀏覽器 最佳分辨率:1024*768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洲影院天堂中文av色,国产啪亚洲国产精品无码,国产精品毛片完整版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