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簡體版 | 繁體版 ? ? ? ?
? ?
?
?
首頁 機構設置 政策法規 政務公開 史志研究 史志宣傳 史志成果 阿拉寧波
?首頁
>史志宣傳>重大紀念活動>紀念寧波解放60周年專題
重大紀念活動  
寧波市地方志工作推進會
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紀念中共寧波地方組織建立90周年專題
紀念鄧小平同志誕辰110周年
《中國共產黨寧波歷史》第二卷首發式
新中國成立65周年暨首個國家烈士紀念日
紀念寧波解放60周年專題
紀念抗戰勝利65周念專題
慶祝建黨90周年專題
紀念浙東抗日根據地創建暨浙東區黨委成立70周年專題
“不能忘卻的記憶——浙東革命精神”學術研討會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專題
紀念張人亞同志誕辰120周年
?
紀念寧波解放60周年專題  
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 紅色記憶——渡海作戰第一仗
發布處室: ?發布日期:2009-05-29 ?來源:寧波史志網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口述人:朱恒鈞

    1949年5月底,浙東沿海的陸上戰斗已基本結束。敵人殘余部隊逃到了舟山群島,他們企圖借助這個海島負隅頑抗,等待時機反攻。

  為徹底消滅殘敵,實現解放全中國的偉大目標,1949年7月初,我第22軍和第21軍61師接到上級命令,準備攻打舟山島。經過研究,我軍提出了“逐島進攻,先打大榭島,后打金塘諸島”的作戰方針。大榭島是舟山群島中距離大陸最近的一個島嶼,與大陸有1500米的海上距離。為了守住這個海上門戶,敵軍不斷向大榭島增兵,修建了牢固的工事,敵艦、敵機每天在海峽和海峽上空游弋、低飛,還時不時地向大陸炮擊和投彈。

  根據上級的安排,渡海作戰的主攻任務由第22軍64師190團擔任,當時我是190團2營4連指導員。 我們部隊來自北方,大多數人從未見過海,更沒有海上作戰的經驗。為此,部隊開始了緊張的海上練兵,主要是了解海潮知識,學習搖櫓、掌舵、劃船的技能,熟悉登陸作戰的要領。

  8月17日,參戰部隊開始做最后準備。當天夜里,戰士們和民工用肩扛車拉的辦法,翻山越嶺,把原來集中在柴橋、大碶一帶的200多條船全部運到海邊,并用蘆葦進行了偽裝。此外,部隊還把幾十門大炮連夜安裝在前沿陣地上。這樣大規模的準備工作,幾千人同時活動,但對面島上的敵軍沒有察覺到,這是大榭島之戰獲得全勝的一個重要原因。

  8月18日傍晚6時半,大榭島戰斗正式打響。我們連接到的任務是攻打島北邊的一個渡口。連長和我商量后決定成立一個16人的突擊班,由我帶領,進行突擊。準備出發時,我的胃病復發了,疼得渾身冒汗,在作了簡單治療后,我忍著痛帶隊出發了。

  戰斗開始時已經退潮,200多條船分成16個三角隊形向大榭島。此時,陸地上的我軍炮火猛烈地射向島上的敵軍工事,壓制敵軍的火力,確保船只的搶渡。遭到重創的敵軍組織輕重機槍和迫擊炮等向突擊船只射擊,子彈像蝗蟲般飛來,被炮彈激起的水柱高幾米,有不少戰士中彈或落水。但敵軍的頑抗沒能阻止我們的前進。登陸后,部隊乘著夜色向縱深進攻,追擊潰敗的敵軍。到晚上8時半,大榭島上的將軍山、紅毛山、橫峙嶺被先后攻下。

  七頂山是大榭島上最高的山峰,敵軍借著有利的地勢集中火力進行了阻擊,部隊連續打了幾次都沒有攻上去,后來,部隊重新進行了部署,終于在19日早晨6時多將七頂山拿了下來。

  舟山的敵軍曾派出軍艦、飛機對大榭島上的敵軍進行增援,但都被我們擊退。8月20日,大榭島之戰完全結束,這是我軍渡海作戰第一仗,是我軍戰史上的光輝篇章。

  記者手記

  今年82歲的朱恒鈞原籍山東,現住上海,當他向記者回憶起60年前的大榭島之戰時非常激動。老人說,大榭島之戰打得非常成功,突擊班沒有任何傷亡,但整個戰斗仍有不少指戰員倒在了前線,他特別提到了曾榮獲“華東戰斗英雄”稱號的著名戰斗英雄林茂成。

  林茂成是著名的第22軍195團“洛陽營”營長。1949年8月19日上午8時,在敵軍飛機掃射下,24歲的林茂成不幸遇難。當時,華東軍區和第三野戰軍司令部還發了訃告。

  朱恒鈞說,林茂成他們是犧牲在勝利的路上,再過一個多月,新中國就成立了,但他們沒能見到,新中國就是先烈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

  有時,回憶和觸摸歷史是一種心靈凈化的過程,對朱恒鈞的采訪,使記者切身地感受到,對于今天的幸福生活,我們要倍加珍惜。

(原載2009年5月29日《寧波日報》)

 

【返回首頁】 【關閉】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版權所有:中國寧波史志網 浙ICP備12024291號-1
主辦單位:中共寧波市委黨史研究室 寧波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建議使用IE7.0以上瀏覽器 最佳分辨率:1024*768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洲影院天堂中文av色,国产啪亚洲国产精品无码,国产精品毛片完整版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